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作品欣赏 > 国画作品 > > 正文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2020-04-04 14:47来源:未知作者:ghink阅读量:我要投稿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

程 峰 著

出 品 人:马晓峰

责任编辑:汪青青 刘珍宇

文字统筹:易 斌 蔡永红

封面题字:程 峰

装帧设计:向运华

摄  影:李学凯 李学成

责任校对:秦朝霞 罗 琴

出版发行:四川美术出版社

成品尺寸:380mm×260mm

印  张:21

图  片: 133幅

字  数:110千字

制  版:成都幻彩福宝设计有限公司

印  刷: 成都远恒彩色印务有限公司

版  次:2020年3月第1版

印  次:2020年3月第1次印刷

定  价:290.00元

序 言

“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青冥倚天开,彩错疑画出。”有感于蜀中处处是仙山胜迹,而峨眉山的秀丽更是天下难有他山与其匹敌,故而李白登峨眉山的吟唱才会有如此的美妙。

峨眉山是中华历史文化中的圣地。吟咏峨眉山的诗词在唐代以前已不鲜见,流传至今的诗词已有两千多首,楹联近千幅。李白就曾多次吟唱峨眉山月,诗人虽然一去上千载,犹在峨眉仙境中,峨眉山月已成为中国文学史上一轮辉煌的标志。如此诱人的、如诗如画的峨眉山,怎么能不让人为她高歌礼赞,怎么能不让人为她描绘珍藏?

程峰教授长期从事高校美术教育工作,现为中国致公画院副院长,曾担任四川师范大学艺术学院院长、美术学硕士点负责人。他长期坚持水墨写生与创作,其描绘峨眉山的作品《万年寺圣景》曾获“2007年全国山水画学术邀请展”金奖。近十年来为了记写四川传统民居古镇的文化历史,他不畏寒暑、不畏高龄默默地行走于蜀中山水之间,用画家的视角和笔墨为家乡传统民居古镇修志立传。现已出版“水韵墨律”系列水墨写生画集近十部,在水墨写生这个领域可谓硕果累累,值得庆贺。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中国致公画院院长纪连彬就曾评价:“程峰院长在水墨山水画方面的探索和研究成果,我认为不仅在四川,就是在全国也应该有他的地位。”

程峰教授描绘的峨眉山巍峨雄秀,气静神凝,庄严奥秘,往往使观者有一种身临其境、韵至神往之感,能从中感受到画家从“真美合一”的观念出发对求真创美的追求,对大自然的崇敬,对所表现物象的尊重。同时也充分反映出画家对传统的尊重及其深厚的基本功,故而这些作品既表现出一种现代感又不乏扎实的书写功力与绘画法度。

我非常赞同程峰教授的观点:“中国画无论工写,其书法用笔都是重要的基本功,水墨写生尤要特别重视用笔的书写性。总之,无论以何种表现语言为主的水墨山水画,其书写性总是评判其作品优劣的重要标准之一。”当然,程峰教授的水墨写生作品自身也做出了很好的诠释。他笔下的峨眉山,笔墨语言有如字字相丽、句句相承、丰富细腻、多变流畅。无论是笔酣墨渴,还是浓淡相积,无论是点线纵横,还是图阔景远,其画面总能水墨澄净互融而浑厚华滋。他总能于水墨的朴素单纯里书写出凝练优雅、婉转空灵、清静妙思、气韵生动的意蕴——一种蕴含在其充分自信中的天宽地阔的艺术境界和艺术价值。这种艺术境界和“艺术的价值就在于借助于外在物质形式显示一种内在的生气、感情、灵魂、风格和精神,这就是我们所说的艺术作品的意蕴”(黑格尔语)。

程峰教授描绘峨眉山的这些水墨写生作品,其意境追求是立足于面向生活的一种在场的叙事方式。他在 “峨眉河”边讲述峨眉河如何汇入大渡河再流至乐山大佛;在峨眉山双福镇的“生态茶山”上讲述当今“茶山青青”的峨眉山市的强市战略;在“布金林寺”前讲述前辈画家吴作人题写的“密林伏虎”……讲述峨眉山的自然风貌,讲述峨眉山的人文历史,这是一种艺术叙事的方式。作为面向生活的写生,绝不是完全被动地观看和记录,而是画家与世界的一种对话,是一种意境追求的寻觅与确认。这种“在场”的“面向生活”的写生,既让你享受写生的快乐,也是写生的意义所在。

程峰教授描绘峨眉山的这些水墨写生作品是其长期面向生活所得,具有强烈而鲜明的个人风格和地域特色。这些个人风格和地域特色又是如此和谐,你会由此和谐之美中不知不觉地认同:这种风格就应该产生于如此的地域特色之中。这种风格与地域特色所生成的和谐之美正是艺术创作所追求的大美之一,也是艺术创作所追求的终极目标之一。

水墨写生所追求的远不只是表现形式,因为艺术不仅仅是技艺,而更应该是艺术家所体验到的感情传达,任何的艺术品其实就是艺术家人格的实现和外化,所以中国画的继承与创新重要的是画家的生活体验与艺术实践。我认为画家程峰教授就是这方面的一位优秀践行者。

程峰教授的传统绘画功底深厚,艺术信念坚定,勇于探索研究,在创新的道路上传承着中国水墨画的精神。他强调“真诚,不做假、不矫饰,表里如一,自然、坦荡、率真,这不仅是生活作风,更是学风、文风和画风。这是巨大而难以达到的优美境界,也是自我实现的人的品质”。正因为如此,程峰教授几乎所有的写生作品都是既在充分表达情感,同时也在刻意追求一种神韵和意象的内在美,一种如《文心雕龙》中所言,“经正而后纬成,理定而后辞畅”,且能体现出“画可载道”的深刻哲理。

在《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付梓之际,寥寥数语,是为序。

徐里

2019年11月8日于北京

徐里: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登峨眉山(唐 李白)

蜀国多仙山,峨眉邈难匹。

周流试登览,绝怪安可悉?

青冥倚天开,彩错疑画出。

泠然紫霞赏,果得锦囊术。

云间吟琼箫,石上弄宝瑟。

平生有微尚,欢笑自此毕。

烟容如在颜,尘累忽相失。

倘逢骑羊子,携手凌白日。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天下名山 35cm×70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秀丽的峨眉河 42cm×112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清音阁 50cm×70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善觉寺 53cm×78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天下名山(局部)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峨秀湖 35cm×105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虎浴桥 53cm×78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清音阁(局部)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虎浴桥(局部)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雷音寺 53cm×78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雷音寺(局部)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茶山青青 35cm×105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飞来殿 53cm×78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报国寺 53cm×117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飞来殿(局部)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峨眉仙山布金林(局部)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名山起点 35cm×105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圣积晚钟 53cm×78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伏虎寺 53cm×78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古木森森 53cm×117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圣积晚钟(局部)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大佛禅院 50cm×70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圣水阁 50cm×70cm 2018年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万年寺山门圣景 45cm×96cm 2018年

可以横绝峨眉巅

——程峰教授峨眉山水墨写生的视觉意义和文化意义

峨眉山是世界自然和文化双遗产,是乐山的骄傲、四川的骄傲、中国的骄傲,同时也是世界的骄傲。峨眉山植被丰富,景色优美,佛教文化浓厚,历来都是文人骚客、圣哲先贤、平民百姓朝圣观景,礼佛寻梦的地方,也是画家里手、摄影行家观光创作的最佳去处。峨眉山以大自然在悠悠岁月中极尽能事的变化之功的恩赐,生长在了乐山这块开放、包容的土地上,让我们因她的存在而美丽、而自豪。古往今来,赞美峨眉山的诗篇数不胜数,描绘峨眉山的画卷不计其数,我们沉浸在她的历史中,我们也行走在她的诗意里。当佛音响彻苍松翠柏的林间深处,当鸟声在晨钟暮鼓的演奏中婉转悠扬,当山泉溪水永不停息地弹奏出她美丽的歌谣,我们为地球地质构造运动的神奇演化惊叹,为宇宙间鲜活的生命放歌,为自然节候的秋收冬藏而愉悦。世人对峨眉山的热爱,在诗人的眼中有诗句,在文学家的眼中有故事,在画家的眼中是风景。峨眉山处处是画意,处处是烟霞墨韵。用水墨的方式表现自然界丰富的表情,是一个画家的追求,是一个画家的责任,也是一个画家为山川立传的独特视觉传达过程。

艺术家进行艺术创作,其目的是用艺术的方式去表达对美好事物的追述,去呈现物象的外在特征和内在精神,去增加精神图像产品的力量。峨眉山的社会影响力和生物多样性,以及它的海拔高度所形成的不一样的景致,佛教文化的深厚和昌盛,正好让艺术家有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可以选择。程峰教授在接受这个课题之前,对峨眉山早已有过多次写生体验,非常熟悉峨眉山的春夏秋冬。再加上这些年四川各地古镇项目写生创作的丰富经验,程峰教授的作品更具笔墨的力量和文化的力量。在他的作品中,水墨为上的文人画特色得到很好的传承和发扬。他的作品都是纯水墨的,铅华过尽,唯有水墨能承载历史,能积淀悠悠岁月的历史分量,能让人们不被过多色相干扰而复归内心的宁静。这个选择契合了古镇系列课题的精神,让我们在单纯中去感受水墨的温静,去释读历史的深厚,去冥想岁月有过的辉煌和诗意。中国画水墨的意象性呈现和表达,是人的心性意趣使然,是对物象本质的把控,而非外在色彩的表象描摹,因而更接近人的内心本质,体现中国老庄哲学观念,成为一种高雅的美学品质。当然,这样的解读并非要排斥色彩,抹杀色彩所具有的艺术功能和审美特性。事实上,在中华民族悠久的美术文化的创作与传承中,也有许多精彩的以色为主的作品,在汉代、唐代也出现过瑰丽灿烂、以色为主、活力四射的作品。就程峰教授的创作轨迹而言,他也有不少以色为主的山水、花鸟作品,在以墨为主的框架下,色彩也达到了其应有的学术高度。就墨与色的本质而言,并没有孰高孰低的区别,只是中国画,特别是文人画把表达重心和审美重心投向了水墨而已,同时也让这种品格成为主流,还形成了在世界美术史上独树一帜的民族特征与精神风貌。本次课题和之前同系列课题的写生创作中之所以应用水墨的方式,我想程峰教授是有充分的考虑的。有时候作品的单纯性,能让作品有更深层的内涵,过多的表象,反而会使作品变得轻浮。水墨画的纯粹性表达,恰恰给了作者想象的空间,同时也给观者想象的空间。作品留有余地,让观者去进行主观情感的植入,作品的意义更能得到彰显,作品的价值更能得到体现,作品的意味更能激发出观赏者的兴趣。在审美联想的作用下,作品能发挥出更大的潜质,释放出更有意义的光彩。当然,在本次写生及创作中,程峰教授也有几幅施以淡彩的作品,这并没有冲淡其以水墨为主的表达主题和审美倾向,其最重要的表达方式,仍然是以水墨为主。

前面谈到,峨眉山丰富的自然资源和人文资源,足以让一个艺术家置身其中而废寝忘食;足以让一个艺术家从这种丰富的多样性中获得灵感,创作出精美的作品;足以让艺术家内心深处的情感被呼之欲出的美景所激发,进而实现超常艺术表达的有效推动与升华。程峰教授将峨眉山标志性的景点都尽收笔底,这里不仅有人文的佛教建筑、古街小镇、廊桥晓月、坡上梯田,也有自然的空蒙山色、流水清音,同时也有金顶雄姿、高坝平湖、峨秀清风。他的笔墨构建、笔墨意象,均在写实与写意之间,表达出对所描绘景致的良苦用心,表达出一种既尊重对象的物理结构的真实性,又强化笔墨的主观性诉求的表达与提炼,进而很好地平衡了意与象、情与景、形与神的关系,使作品传达出峨眉山特有的风貌和精神,彰显出画家的笔墨与思想的高度。让我们从他的作品中读出了其对峨眉山的热爱,对峨眉山的崇拜,对峨眉山自然之美的赞扬,对峨眉山圣殿神阁的敬仰和晨钟暮鼓的追忆。他不仅表达出了峨眉仙山丰富多彩的形,更用饱满的激情、充沛的感情,以水墨视觉的精深技艺,捕捉和传达出了峨眉山动人的神韵。

程峰教授的古镇写生创作,早已成绩斐然。他的一系列古镇作品早已深入人心,成为我们视觉释读多种古镇笔墨形态的经典。相信《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的出版,将是我们通过水墨认知峨眉山的一道视觉盛宴。其作品的力量,将与峨眉山一样,永葆青春活力。我相信,程峰教授的古镇作品写生创作选题,正在发挥和彰显作为视觉的文化和作为文化的视觉的艺术价值,同时,他所开创的古镇写生的艺术见解和作品探索,必将为视觉文化的推进留下丰富的经验和宝贵的财富。

李开能

2018年11月5日

李开能:乐山师范美术学院教授

乐山市美术家协会主席

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隆重出版(作品赏析一)

程 峰

四川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全国优秀教师,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中国致公画院副院长,四川省政协书画研究院名誉副院长,四川致公画院副院长,四川省张大千艺术研究中心学术委员,四川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委员会专家委员,原四川师范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曾任四川省政协(特邀)委员、成都市锦江区政协委员等。

后 记

峨眉山不仅是自然界中的仙境,也是历史文化中的圣地。这里高峻灵秀,风景如画,山势接云霓,月出照沧海,清虚难与此相同。峨眉山是佛教圣地,这里梵宇香烟,文脉久远,雅士诗情涌,大德禅意潮,名卿名相尽知音。

对先贤的崇拜,对仙山的敬畏,让我曾多次朝拜峨眉圣山,从1966年第一次登临金顶至今,朝圣的次数已经记不太确切了。对峨眉山长期深入地写生采风,使得峨眉山已成为我山水画创作的重要题材,我创作过许多重彩和水墨的峨眉山,如《仙山处处开金莲》《清虚难与此相同》《雄秀天下》《峨眉紫烟》(郭沫若诗意画)《万年寺圣景》等等。水墨山水画《万年寺圣景》曾有幸获得“2007年全国山水画学术邀请展”金奖。

2018年应峨眉山市之邀写生峨眉山,让我能再次亲近这方圣土福地、人文美景,让我能再次用笔墨表达对这方圣地的崇敬与尊重。我在峨眉山挥毫泼墨,描绘这里的云海日出、金顶佛光、洪椿晓雨、象池夜月以及“黑白二水洗牛心”;记写峨眉山一中校门前的故宫博物院南迁峨眉山遗址,以及圣山脚下的罗目古镇和黄湾镇中峨眉山脚下的美丽小镇;讲述仙山的九老仙府、仙峰禅院以及明神宗御题的“圣寿万年寺”和曾经名为“宗会堂”的报国寺。

在这里写生就是希望自己的笔墨能表达出我对峨眉山的真挚情感,希望这些写生作品能达到情景交融的境界;同时也希望自己能于境生象外处找到适合表现峨眉山的自然风貌,能找到充分讲述峨眉山人文历史的一种笔墨语言,并使这种笔墨语言既承接传统,又不照搬传统,同时又能充分表达出自我情感和艺术境界;更希望作品也能因之而具有一种画家所独有的艺术魅力和精神世界。这虽然是一种极高的要求,对吾之绘事具有极高的挑战,但应对如此的挑战,也应当是一种对中国画笔墨真正意义上的理解,也会因之而更具现实意义。

尽管写生的目标追求与现实的写生结果还会有很大的距离,但我依然坚定我的追求。我尽量以写实的手法来表现“吾蜀有峨眉”、“峨眉高出西极天”又“与人万里长相随”的峨眉山“雄秀天下”的风采神韵。我意欲表现的峨眉山就应该是一座精神与物质合而为一的名山,也应该是一座彰显民族精神的丰碑。

我依然坚信我的认识:“中国画作品与其他艺术作品一样,显现着对文化精神的彰显与传承。与其他艺术创作、艺术现象等一样,尽管在无形中表现出从传统到现代的嬗变,但中国画的风格,特别是其写意风格依然是对当代文化精神的倾情传达,也必然映射出当代人的审美﹑尚好以及内心精神,充分地展示出当代人的审美情趣与意境追求,并凸显出中国传统文化精神中的人生观、价值观及其所具有的持久性和稳定性”。

绘画源于自然,发乎性情,超乎尘俗,而归于和美之境。故期盼所写峨眉山能画写诗中意,诗绘画中形,希望自己的记写也能诗画互为依托,在打动自己、挑战自我的同时也能默默地吸引别人、感动别人。

感谢峨眉山市委宣传部及相关的领导和朋友,感谢峨眉山众寺院的各位大德高僧,因为有你们的大力支持和帮助,《水韵墨律峨眉山——程峰写生画集》才得以顺利完成。感谢徐里书记、纪连斌院长、李开能教授对该写生画集的美誉和支持,特别是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徐里先生更是于百忙之中撰文为画集著序增辉添彩。感谢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感谢致公党四川省委、感谢所有关心和支持我的领导和朋友们。

程峰

2019年11月20日于

成都荷塘月色画意村紫云斋